【翻译】Limits of Interpretation 理解有限-Chapter1.2

Limits of Interpretation, or: So You Want to Date a Vulcan 理解有限

Chapter1.2

第一章的第二部分

作为个拖延症患者,整个周末都没翻译完QAQ

再次感谢孩纸童鞋帮我Beta~


他为了避免因不同种族间的误会而产生的灾难,花了很多时间跟Spock在一起。他巡视了实验室,跟Spock一起进出舰员休息室,甚至学习了象棋。跟Spock一起进餐也变成了日常的一部分。他甚至尝了尝Spock喜爱的奇怪的汤,尽管只有一次,因为他咬到了什么软软的颤颤的东西,然后决定就算是为了星际和平他也是有底线的。

所以,在跟他的大副单独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后,他真的不该被接下来的事震惊到。

跟Kirk不同,Spock不是休息室的常客。他在为期五年的探索刚开始的时候来过几次,大概是觉得他有责任融入,但是一屋子的人类足以阻止他把这变成习惯。

然而今晚,Spock选择坐到Kirk的身边。这几乎是个意外,就像是他太投入他们的谈话而没有注意到Kirk在向哪里走。等Spock意识到的时候,离开已是不礼貌的了。

但是想想Spock精湛的观察力,Kirk觉得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。特别是这已经是本周的第三次了。

就算是Spock永远不会承认来休息室是为了他们的友情,Kirk还是决定他会站在Spock的角度度过今晚,而暂时抛弃他自己的方式。

“舰长,”Uhura走向他们。她的笑容自然的从Kirk转向了她的前任。“Spock。”

Spock出人意料的绷紧了,尽管他们的分手看起来还算和平。至少他们在舰桥上保持了基本的礼貌。

“Lieutenant”Kirk友好的点了点头。

Spock什么也没说,同样的,更奇怪了。

但Uhura只是对Spock摇了摇头,像是一个他们之间的玩笑。

“你刚刚错过了McCoy,”她告诉他们。“他收到了一个家里来的包裹,里面装满了小瓶的Kentucky波本酒。刚才跟圣诞节差不多了。”她拿出了几个小瓶子。“要尝尝吗?”

“我就算了。反正他晚些也会给我一点的。”Kirk回答。

Uhura给了他一个夸张的惊讶表情。虽然那表情下有股莫名的幸灾乐祸。

“不喝酒了,舰长?”她对Spock眨了眨眼,尽管后者依旧不与她对视。“我注意到了你最近吃的健康不少呢。”

在做了决定还不到三分钟之后就被用来对付自己的感觉很奇妙。

Kirk耸了耸肩,“不太想喝而已。”

Spock看着他,Kirk觉得自己侦查到了一丝的认可。这几乎能抵消Uhura下一句话带来的恼怒。

“你不太想喝酒?”

这一点也不公平,尽管他在成为了企业号的舰长前曾在酒吧引起一些小事故,也许比一些多一点,但是他最近很小心不再惹麻烦,而Uhura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点。

“Lieutenant”Spock用比平常更无感情的声音说道。

Kirk因为称呼和语气中的冷酷而缩了一下,尤其是在他们已经互称名字之后。连Uhura都稍稍的蔫了下去。

“舰长自从被任命后不管是在工作时还是在轮休时都严以律己,暗示舰长没有做到这些是不公正的。”

“Spock—”Kirk纠结着是感谢他为他说话,还是训斥他的无理。

Uhura翻了翻眼睛。“算了,我还是让你俩回到——,”她随意的比划了一下,“你俩之前在做的什么中去吧。”

“这是明智的,”Spock回答。

Kirk在她走远前被震惊的说不出任何话,例如道歉。

“刚才那是什么?什么时候开始你跟Uhura有问题了?”他把头转向Spock问。

Spock给了他一个表情,满脸无辜的抬起眉毛——不是特别高,他可能把更高的留给了第二轮——意味着如果Kirk没有解释清楚,他就会被“我不懂你们这些不符合逻辑的人类的暗示”攻击到。

“我以为你俩是朋友?”

Spock微微扬起了头,就像他不懂那个问题一样。

“你应了解我的忠诚不会轻易改变。”

Kirk开始摆弄别人落在桌上的一摞牌,好给他一点时间思考Spock到底在说什么。他对谁的忠诚?企业号的?但那在Spock和Uhura还在一起的时候更有关联。除非——Uhura表现了想复合的愿望,而Spock怕他的“轻易改变”会影响到他的事业。

Kirk对他们有可能复合的想法僵住了。他从未承认过,但他们分手的时候他松了口气。

“所以,”Kirk边说边开始摆了局Gin Rummy*。“因为你们的过去,你害怕如果你们俩走太近会影响不好?”

“尽管害怕并不是我推论中的一部分,我承认我对重新发展一段某种私人关系的负面性有所顾虑。”

一段某种私人关系?Kirk突然明白了谈话的走向。(误会的很彻底啊!)

“所以Uhura其实不想要一段恋情,而想要——”Kirk在他说出炮友前停住了,“更随性一点的关系?”

尽管Spock看起来没有理解一丝半点,至少他的肢体语言表明他有信心很快就能明白Kirk对他说的地球式胡言乱语。

Kirk希望他也能对和瓦肯的交流抱有同样的信心。

“只要你俩想要的都不超于友情的界限,”Kirk说,“那么从对方的陪伴中获取生理上的满足是完全没问题的。”

Spock的表情黑了下去。Kirk觉得这不太公平,因为他已经用了很多隐喻以防伤害到瓦肯的敏感。他从未懂得为什么他们都特别正经。性爱是种生理功能,而以这种形式提到它是符合逻辑的。也许回避这个话题更多是因为瓦肯人禁欲的风俗,而不是因为道德约束。(完全不是大副黑脸的原因吧小舰长你这头呆头鹅!)

Spock小小的吸了口气:“我以为在人类交往中,尽管不像瓦肯的那样严格,但同样分享了忠诚这个基本要求。”

“他们是的,但是人与人之间是不一样的,各种族间也是不一样的。对一部分人来说是按照感觉来的。爱一个人并不代表你在未来不能爱另一个人。而有些关系只存在性,其他的则没有性只有感情。有人可以爱着一个人,而跟另一个人发生性关系,大家对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异议。人类把这件事搞的挺混乱的。”

Kirk看了看Spock,想知道他对于不同种类和一对一关系的其他选择的解释有没有听懂,然后发现要么他观察Spock的能力又进步了,要么他成功地用混乱的伦理把Spock震惊到表现了出来。

“但是,”Spock用听不出的语气说道,“你不希望我与Uhura中尉开展一段随性的的生理关系。对吗,舰长?”


注释

GinRummy:一种棋牌游戏。



评论(1)
热度(18)
  1. 竹秋甜甜哒果酱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甜甜哒果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